越往下游走
2020-11-13 12:47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记者看到,有村民不时往河涌里倒垃圾,越往下游走,垃圾也越多,有的河段甚至只能看到厚厚的垃圾,根本看不到河水。记者发现,在河段下游还有一家造纸厂和数家塑胶厂。

生活污水监管难

“污水对农产品的影响肯定是有的,镇农办对农产品的监控功能方面也是做了很多的工作。”李锡鹏说,但主要是农产品农药残留的检测,关于农产品重金属的检测,暂时没有相关设备,只能靠市农业局定期过来抽检、化验。

高埗河涌处于下游

村委会:清理之后又被污染

“经常看到塑胶厂的排水管往河涌排污水。”附近村民说,河段上游的浅黑色的水,经过这段工厂区之后,就变成了浅绿色。“这明显是有工厂乱排污水。”村民怀疑,事实上,污染更为严重的河段在高埗村内。

“过一段时间就会有人在河涌上面清理垃圾,但是感觉怎么也不能清理干净。”杨伯是颐龙路一带的环卫工人,每天的工作就是清理垃圾和杂草。“以前水还干净一点,但是现在是越来越脏了。”杨伯说,只有涨潮的时候,水质好一点,如果没涨潮,河涌里的水基本都是黑色的,平时都不敢在里面洗手,怕中毒。

暂没有重金属检测

李锡鹏认为,中心涌及其支流只能靠市统筹治理。此外,为了不让河涌长期受污染影响,设计在中心涌石碣镇出口搞一个截污闸,然后把污水抽到污水处理厂,处理后再重新排到河涌。

高埗中心涌一支流河涌污染严重 镇环保部门称污染严重缘于生活污水

为何治污这么难?

水闸功能作用不大

前日,记者来到草莓种植户所说的被污染的河涌时,正好处于涨潮期,菜农们都在忙着用水泵抽水,“现在这些水看上去比较清澈,但依然有股刺鼻的气味。”菜农说,一般都要放一天后再用。

“至于污水是否受到了重金属污染,现在还没不能确定。” 何景尧说,高埗镇目前还没有这个资质去做抽检重金属污染情况,只有市环保局才有这样的机构。“现在对于河涌的污染程度,还没有具体的数据,但是应该可以说是污染比较严重。”何景尧说。

“河涌里的水已经呈现墨黑色,而且很刺鼻。”来自浙江的草莓种植户刘先生告诉记者,自己在高埗镇种了十几年草莓,但水质却是越来越差。“草莓对水的需求量较大,现在只有等东江涨潮时才能抽水灌溉。”

据刘先生介绍,草莓对水质的要求也非常高,如果水质不好,轻则生长缓慢,重则秧苗会死。“如果是黑水的话,都不敢赤脚下农田。”刘先生说,一般都是穿雨靴,不然脚会很痒,而且长红斑。

菜农:赤脚下水就痒

环保部门:主要因为生活污水

高埗镇环保分局相关负责人也表示,重金属一般是电镀行业才有。据他介绍,高埗镇也有几家电镀厂,但不是靠近河边,而且重金属也是符合相关标准的。(文/图 吴城华)

墨黑的河水发出阵阵刺鼻气味,让周围的村民和菜农叫苦不迭。“黑水进入农田,都不敢赤脚下农田。”菜农说,不然脚上会长红疹,并且很痒。记者在现场看到,即使收割完的空心菜菜地,依然覆盖着一层厚厚的黑色附着物。对于污水是否有重金属污染,当地农业部门也表示,不清楚。

河面漂浮大量垃圾。

“那个水黑,主要是生活污水。”高埗镇环保分局相关负责人何景尧说,加上平时流动比较少,污染物超过了河涌的承载负荷。“只有那些造纸厂的工业污水量会大一点,其他那些工厂排出的生产废水是比较少的,而且都是配套了废水处理设施。”

李锡鹏说,最下游很关键,菜农反映的问题,也是发生在高埗镇比较下游的地方,而绿化路旁边的那条河涌属于中心涌的支流,历来都是农业灌溉的主要水源。

中心涌是高埗镇的母亲河,贯穿石龙、石碣、高埗三个镇,而高埗镇的河涌在最下游,而绿化路旁边的河涌属于中心涌的支流,历来都是农业灌溉的主要水源,辐射凌屋村、高埗村的数百亩农田,目前种植着大量草莓和蔬菜。然而,由于上游的污染,加上高埗镇本身排放的大量生活污水,高埗镇绿化路旁边的河涌已经受到严重污染。

何景尧说,家庭都没有对废水进行处理,一般家里都只有一个化粪池,“现在叫家庭搞污水处理也不是很现实。”

对于河涌的污染,他坦言,“几年前也清理过,现在也经常有人在清洁。”陈树扬说,但也解决不了问题。“每次清理后又会重蹈覆辙。”陈树扬介绍,现在要请四五个人专门清理河道漂浮的垃圾,一个月花费近千元,但不会每天都清理。“曾经考虑过从上江城引水过来,让水流动,但是工程费用比较大,我们村没能力承担。”据他介绍,凌屋村有几十亩农田,河涌水源的污染对农田的影响很大。

记者探访

“我们一般调水,都是通过水闸调度,都是尽量把东江里的新鲜水引过来的。” 李锡鹏说,一般要是了解到最近不会下大雨的话,会尽量利用水闸的调度,从东江上游调新鲜的活水,把这些污水冲淡一点。“但是这样也有风险,就是如果引了很多水到河涌之后,一旦下大雨就会造成内涝。”这就使水闸很难发挥很大作用。

据介绍,石龙镇、石碣镇、高埗镇三个镇是一个统一的挂影洲,石龙镇在最上游,石碣镇在中部的地方,高埗镇就在最下游。中心涌贯穿三个镇区,在高埗镇主要经过冼沙村、卢溪村、新联村、高埗镇。“中心涌是我们高埗镇的母亲河,母亲河被污染,这里的支流也就被污染了。” 高埗镇农业办公室相关负责人李锡鹏说。

据介绍,高埗污水处理厂2012年建成,首期建设规模5万吨/日。“年处理污水2700万吨,但是对于全镇来说,远远不够。”何景尧坦言。

据了解,高埗镇河涌交错,大大小小的所有河涌长度大概50公里左右,被污染的河涌从高埗镇上江城公园开始,沿着绿化路往北延伸,经过凌屋村、高埗村,连接高埗镇的母亲河——中心涌。河涌宽约5米,穿过颐龙路、高龙路,总长约3.3公里,在河涌周围分布大大小小数百亩农田。农田里除了种植青菜、辣椒、茄子等常见的蔬菜之外,这个季节大部分农田都种植了草莓。

环卫工人:不敢洗手

陈树扬是高埗镇凌屋村委会书记,从小在凌屋村长大。“以前村委会门前的河水很清澈,我们经常在这里游泳。”陈树扬回忆说,村里的河道本来是四通八达的,但现在经过凌屋村的只有300米左右,由于淤泥越来越多,外面的水上不来,河涌经常没水。

按照村民的指引,记者来到高埗镇电信大厦背后的河涌,“水草下面就是河涌。”一位菜农说。记者仔细观察之后才发现,延绵1公里多的水草覆盖的竟是河涌,走近后一股刺鼻的气味扑面而来。记者看到,水是黑色的,也很浓稠,丢一颗拳头大的石头进去竟听不到水声。

高埗镇环保分局相关负责人表示,现在高埗镇只有一个生活污水处理厂,其设计的日处理量远远不能满足需要。有负责人坦言,目前高埗镇的河涌污染已经很严重,但因为经济的原因,一时很难治理,只有靠市里统筹治理,同时还设想在石碣出口处搞一个截污闸,然后把污水抽到污水处理厂。

“环保部门对企业监管越来越严格。” 何景尧说,环保分局经常有执法,但没有对生活污水进行处理。他说,像家庭污水都是直接排到下水道,然后直接排到河涌。

相关文章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meirenx.com河北省晋州市依址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- www.meirenx.com版权所有